首页 > 渔获战报 > 钓鱼日记 > 正文

敬畏生命、远离野味

原创 xz喂鱼大师   钓鱼人   2020-02-19 13:39:08

武汉疫情牵动着全国人的心。这个春节,有多少人无心欢乐,无心走亲访友,只顾着严防死守宅在家,埋头刷手机,看电视病留意各大媒体的实时动态更新;又有多少人离开家人,离开家乡,不远万里奔赴武汉,支援这场无烟的战役,成为最美逆行者。

洪水,地震,疫情,他们永远在一线。

这是两个90后医护人员的手,双手被84 消毒液、洗手液、滑石粉、酒精消毒液浸泡变得腐蚀……

为减少防护服的使用次数,工作时间从四小时延长为8小时。

纵观近几十年新型传染病的发源,艾滋病毒来自于非洲白眉猩猩,寨卡病毒来自于恒河猴,埃博拉和H1N9禽流感这些更为熟悉的疾病,也都和野生动物有关。这次肺炎的第一例感染者与随后十余名病人都来自野生动物市场,而多年前SARS的第一位感染者正是一名野味厨师……这些事实无一不告诉我们:捕食“野味”是病毒传播关键的一环。因此,在屡次发生血的教训面前,每个人都应该拒绝追求“野味”,尊重自然。

穿山甲

一些人认为既然穿山甲可以“穿山”,那么它们的皮肉一定具有“打通”之功效,在“吃啥补啥”的古老逻辑的影响下,穿山甲,这个在地球上生存了4000多万年,活动范围涵盖亚洲和非洲的古老物种,在短短的数十年间,被吃的几近绝种。

1995年左右,中华穿山甲在中国已经“商业性灭绝”。如今,中国境内的穿山甲数量估计仅剩有5000-10000只。

2016年以来,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(IUCN)专家组统计,至少有50万只穿山甲被偷猎者从野外非法捕获,其中一部分在中国的餐桌被当做“野味”食用。穿山甲应该被保护,而非被捕食,被贩卖,更非被"生态灭杀"!

1987年,中国发生过因食用感染鼠疫的死狍,将鼠疫传染给人致死的案例。

豪猪

豪猪科能携带很多蜱螨,并且能在不出现明显症状的情况下携带大量的线虫、绦虫、蛲虫等体内寄生虫。豪猪科除了蜱螨之外也能携带疟原虫、隐孢子虫等内寄生虫。如捕杀、食用野生豪猪,有患上人畜共患病的可能。

果子狸

2003年,云南昆明附近的一群中华菊头蝠与附近养殖的果子狸意外接触,蝙蝠体内的SARS病毒经由果子狸作为中间宿主,由此导致了SARS疫情的传播。

野生蛇类

野生蛇类身上常携带多种线虫、绦虫等寄生虫,其中包括危害巨大的曼氏叠宫绦虫。此种寄生虫的幼虫(裂头蚴)常见于野生蛙类及蛇类的皮下和肌肉、内脏组织中,人食用野生蛙蛇即可能感染此寄生虫。如寄生于皮下或肌肉组织,会导致局部囊肿;如果进入脑组织,则可能导致失明、癫痫、瘫痪等严重症状。

野生蛇类也会携带钩端螺旋体、沙门氏菌等其他病原体。人感染钩端螺旋体可导致高烧、内脏损伤等,严重可导致死亡。沙门氏菌感染可导致高烧、腹泻甚至死亡,对老年人和儿童尤其危险。

野生蛇类体表也常有蜱螨等寄生,会传播疾病。

蝙蝠

除了SARS,蝙蝠大约携带至少100种以上的病毒,比较知名的还包括马尔堡病毒,埃博拉病毒,MERS病毒,等等。

地球所提供的足以满足每个人的需要,但不足以填满每个人的欲望,每一次无节制的索取,大自然都会报复。

愿我们心中,有暖有爱;尊重自然,敬畏生命,远离野味。这个冬天再冷总会过去,春天就在不远处,我们终会迎来春暖花开,繁华与共,甘霖汇溪,温润万物。

博聚网